当前浏览:魔域私服www.fbljj.com > 血翼天袭 > 正文

  • 文章作者:admin 文章来源:魔域私服 更新时间:17-03-20

  • 紧柳景:会想办法。

    柳景摇头道,不。这会牵扯到很多利益。连渐,陈业知道我认识你如果他曾针对你话,一动手,就有可能拿这事去抹黑你现在网络太发达,白的都会被有心人炒作成黑的不想你因为这事有了污点,但是希望你帮我一件事,帮我查明陈业针对我原因。

    心疼得让人忍不住吻去他泪,明明眼里含着泪光。柳景却坚强地、云淡风轻地说出这些话,连渐心口如被针狠狠扎下,疼得无法呼吸,吻上柳景的眼,轻声做出允诺:会还你一个公道,信我这事是大意了应当帮你探好路,再让你加入的

    久久不发一言,柳景低头。不知道他想什么。

    才抬头,很久以后。痛心地说:陪我喝酒。

    个暂时性麻痹自我消愁良药,酒。柳景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喝白酒,喝到酒劲起了就爬上。床呼呼大睡,把烦恼都丢到一边,醒来后,洗个头,又没心没肺地继续过日子。

    喝完了烦恼也跟着烟消雾散。喝酒就这点好处。

    让他洗过澡后,连渐带他回去。舒舒服服地躺在沙发上,再启开酒瓶,碰杯声响,酣畅痛饮。

    安安静静地坐着,柳景几乎不说话。喝了一口,摇晃酒瓶,吃点下酒菜,又接着饮下一口。

    挡住了连渐看透他目光的视线。眼里蒙着一层深灰。

    需要的宁静。此刻。

    酒瓶撞上他:敬你为你这段时间的努力干杯。连渐一手拥着他肩头。

    疲惫地靠在肩头,柳景撞了撞他酒瓶。再饮一口。

    身上就像背负了很多故事,宁静得让人心碎。一旦翻开,看到只有悲伤和绝望,连渐根本不知道他此刻心里想的什么,也不知用怎样的语言劝慰,只能用无声的吻安慰。

    冰凉得没有温度,唇被冷酒浸透。连渐加重了吻,用舌描绘着他唇形,舔热冰冷的双唇。

    连渐加紧了拥抱,气氛在热吻中攀升。夺过他手里的酒瓶,五指从指缝间深入,十指紧扣,将自己的体温传送。慢慢地,那具身体在抚摸上,恢复了温度,呼吸间变得急促起来。

    亲昵地亲吻柳景的指尖、发顶,连渐适时地放开了怀抱。唇上落下一点吻痕,松开相扣的十指。

    天旋地转,突然。连渐后背一重,身上便跨坐了一个人。

    让连渐看不清柳景眼里的情绪,背光的光线。暗淡得没有一丝光亮,只是隐隐约约感受到那双眼里流露出的渴望。

    只要轻轻一扯,连渐。柳景的手放在连渐睡袍的腰带上。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相互都心知肚明。深深吞了口唾沫,带着喉结滑动,像在把紧张吞入。

    柳景需要一个发泄的途径,连渐深深地望着柳景的眼。需要更深层的劝慰。蓦然把柳景的头压到自己近前,浅浅地拥吻:小心别伤了自己。

    重重地把唇压上去,柳景捧着连渐的脸。冰冷的手扯开连渐腰带,贴到滚烫的肌肤上…

    .

    连渐是香味中醒来的次日。

    顶着重重的脑袋,繁重的眼皮染上一层光亮。连渐睁开眼,发现天已大亮,刺目的阳光透过遮光布,打入房间内。

    柳景酒精上头,昨夜与柳景痴缠后。泄出后就睡熟了帮柳景清洗后才睡,一觉到现在

    凌乱的床单上还残留昨夜疯狂的痕迹,看向身侧。柳景却不在冰冷的床单昭显柳景已经起床很久了

    循着香味走到厨房,下床。只见昨夜那被他好好疼爱的人,正拿着锅铲煮早餐,嘴里还开心地哼着歌儿,要不是昨日见到柳景颓唐的模样,连渐还以为昨日是一场梦。

    柳景…

    溅起的火星弹到柳景指上:啊!突然冒出的声音把柳景吓到手里的锅哐啷一声掉回煤气灶。

    关掉煤气灶,柳景!连渐抢过他手指冲冷水。担忧地说,没事吧?

    柳景笑眯眯地说,没事。只是碰上一点火星而已。

    连渐愧疚地说,见他手指没事了,抱愧。关掉水,给他擦干手,吹了吹,痛么?

    柳景揉了揉,不痛。快去洗漱吧,早餐一会就好了

    连渐从背后拥住柳景,柳景。面颊上偷了一个香,顺了顺他发,目光落在脖上,那儿隐隐约约露出昨夜的痕迹,惹人进一步探寻,沉了沉呼吸,胸口故意往后远离了一些,没事了么?

    一会就得吃了说完,柳景没心没肺地笑了不会把坏心情带到第二天的现在没事了快去洗漱。臀部一撅,把背后那乱摸的人顶了进来,快去快去。

    走了连渐无奈。

    把煎好的鸡蛋放入汉堡里,柳景继续哼着歌。装好两碗糖水,端起已经炸好的薯条,放到大厅的桌上。

    帮柳景拉开座椅,连渐正好洗漱完。自己也跟着在对面入座。

    第一次做薯条和汉堡,看看合不合你口味,给你番茄酱。柳景递番茄酱过去,自己闷头就吃汉堡,尝尝。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味道,跟没事儿一样。

    连渐静静地看着他不发一言。

    撞入连渐复杂的目光,怎么不吃?柳景抬头。好奇地抹了抹嘴角,嘴边有什么么,为什么这么盯着我

    连渐垂眸,拿起汉堡闷闷地吃着,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好像变了

    无辜地看着连渐,诶?柳景睁大眼睛。变了什么?

    遵照你以前的风格,连渐弯唇一笑:昨晚发生那种事。
  • <<上一篇  [血翼天袭]  ┊下一篇  错的不是这一次你处置惩罚得很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