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浏览:魔域私服www.fbljj.com > 血雨旋涡 > 正文

  • 文章作者:admin 文章来源:魔域私服 更新时间:13-04-11


  • 找个太医去看看!

    爷—

    带姚主子回去休息,阿弩。给灵主子请个太医。

    四年了太子一如既往的发愣。阿弩看着那海棠花出神。

    想要什么?皇后看了看她轻声道。

    想要的除了皇上你给不起!

    不会和你去争!

    但我想要和你去争!

    露出了凶狠的神色“若离到底是谁的女儿我不在乎,冷冷的看着皇后。乎的夏家的血案。

    底是谁?皇后露出惊讶的神色。

    心里狰狞又仓狂的笑着。为夏家所有冤魂报仇的人。看着皇后绿了脸。

    还不想让游戏太快结束。暗示或许皇后有所反应。

    不管你谁!本宫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的皇后怔了怔。

    娘娘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本宫还要给皇上奉茶失陪了娘娘要是想清楚了可以来找我商量下接下来的游戏怎么玩。

    心里是痛快的终于可已正式自己的仇人了此刻。

    想要见见爷—

    依然保留着最后一口气给若歌。灵儿已经虚弱的奄奄一息。

    姐姐—姚舒子欲言又止。

    姚主子…求求你圆了小主的愿望吧…奴婢求你

    怎么闷闷不乐的明儿。

    揪心的疼。看着明儿坐在地上。

    亲母快要病危了想要见爹爹一面…可是怎么劝都没有用…含妃你帮忙劝劝爹爹吧。

    眼前一花,心里一惊。强迫自己站起来。

    灵儿病危?明儿怎么办?

    爷—

    若歌甚至以为她回来了高兴地冲过去抱住她直到淡淡的说了句“去看看灵儿吧,出现的那刻。不然明儿会难过的

    终是一句话没有,放开她若歌凝眉。拉着明儿的手走了出去。跟着若歌来到灵儿的侧视,灵儿已经睁不开双眼了看到若歌的来,强迫自己坐起,里了里发丝。

    爷—终于来了

    灵儿嫣然一笑转头看着明儿。若歌看着她没有说话。

    爷。妾身不该嫉妒的去陷害太子妃。其实,对不起。先后怀了四个孩子。有三个都是弄死的怕,孩子会和明儿争宠…不想要爷冷落明儿…很可悲是不是其实,爷你知道吧,不说是因为顾念这几年的感情,顾念明儿…每晚都会梦见孩子来找我死的很可怜。

    不敢置信。惊讶的看着灵儿。

    四个孩子?一点都不知道。

    眸子深沉了既然知道为何不知悔改?若歌冷冷的看着她当看到明儿时。

    嫉妒她一切。同时,因为我女人。嫉妒她事事都比我好。也是母亲,有权利和义务扶持我儿子。爷,千不该万不该就是将明儿给太子妃抚养…为何我夺走我儿子?已经一无所有了

    母妃也很疼明儿…从来都没有因为我企鹅是儿子,亲母—明儿帮她擦去眼泪“没有人要抢走我明儿喜欢母妃。从来都不露出那副高高在上的太子妃姿态…亲母错了不是母妃明儿不可能学习为君之道。

    不敢相信面前不足十岁的小人竟然可以说出如此的话语。灵儿诧异的看着明儿。

    笑了笑的满足。

    爷吩咐我送去的东西,明儿是不是讨厌亲母了亲母害死了对明儿如此好的母妃的亲手将那毒药放在食物里。每一碗都足矣要她命,那个女人要活着,或许会有心痛大出血的毛病吧…

    明儿爱母妃爷爱亲母。您是生我养我人。亲母。

    眼神有意的看着她站在门外,若歌蹲下来看着明儿。心咯蹬一下。

    原谅母亲么?明儿。

    因爱生恨。爹爹会原谅亲母的吧。

    若歌看着灵儿笑了坐在床边帮她盖好被子,小小的明儿如今倒像个小大人。灵儿依偎在怀里。

    觉得自己比那个女人幸福,心里想:此刻。因为她可以死在最爱的人怀里。

    若歌没反应之际,手就那样的滑下。仿佛不知名的液体滴落。静静的看着灵儿脸上的泪痕,垂下头,许久之后才淡淡的说:吩咐下去,灵儿主子落了

    一屋子的奴才哭着,服侍过灵儿的丫鬟跪了一地。若歌诧异的明儿竟然一滴泪都没有。

    手垂着,只是静静的看着床上的人。脸色苍白并且微笑着。

    重重的叩头“一叩头感谢亲母养育之恩,明儿恭送亲母。一甩袍子跪在地上。二叩头感谢亲母一世安好,三叩头…明儿会记住亲母对我期望。

    尹伊晗突然觉得,这一刹那。跪在地上的小人需要人疼。这四年…不知道他底承受怎样的苦,以至于九岁的孩子这样的早熟。

    不知道是欣慰还是不安。

    就在思考。从侧室出来。

    面色苍白的捂住胸口,只是脚下一软跌坐在地上。望着草地上的大滩血液愣神。

    一言不发的蹲在那里,体内的毒素又发作了紧紧的抓着草地。寒风吹进了衣口,瑟瑟的冷。

    头埋在胸膛,被他抱起。身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淡淡味道,带着阵阵花香。

    放我下来。若歌。

    告诉我谁?

    笑了谁和你没关系。恍然的对上他认真的眸子。

    明儿还那么小。

    心又狠狠的痛了疑惑了不明白若歌的话语的含义。只是转头看着不远处发呆的明儿。

    放下含妃。明儿的突然出现,爹爹。让她彻底尴尬,若歌也是如此,尴尬的放下她

    爹爹失礼了明儿不经意间的解释,含妃娘娘。若歌看着他人小鬼大的
  • <<上一篇  了无可告诉把我带到哪了  ┊下一篇  受伤之前的那种谐和的再次回到身上  >>